西昌扑火牺牲者刘勇:与女友最后对话“要去好几天,不要太想我”


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图源:香港“东网”)

此前,何俊贤也多次强调病毒无地域之分,无论在何种场合都应使用官方名称“新冠肺炎”,认为用地方名形容疫症有违人道,是在当地人的伤口上洒盐。何俊贤还以埃博拉病毒为例,指出埃博拉河居民一直背负“瘟疫之河”的污名,批评泛暴派容许歧视在社会发生,质疑泛暴派的动机,怒斥其有意抹黑自己的国家。

当地时间3月21日,纽约的街道。 新华社  图

杨功焕:目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这些药都只是在临床试验阶段。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找药,想尽快研发疫苗。但是我们只能够听科学家按照严格临床实验结果来告诉我们,哪一种药有用。在此之前,我们只能靠公共卫生措施来阻止疫情的蔓延。

澎湃新闻:您的第三条建议:说服民众自觉配合,具体是指哪些方面?

要做到这点,就需要每天把新确诊者的信息(涉及隐私的个人信息依然需要隐匿)告知纽约的市民,特别是感染者的去向,可能的交叉路线。让市民们警惕。而这种告知,可以通过短信提醒,类似于我们在暴雨来临时收到的洪水警报。有一点奇怪的是,此次纽约“停摆”以来,我们基本未从这个途径收到有关“新冠病毒”感染的信息。这个途径对于确保大多数人知晓应该是有效的。

杨功焕推测,美国在1-2月份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现在纽约已经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的时机,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

澎湃新闻:您的第二条建议:进行个案流行病学追踪调查,为有效切断传播途径提供依据;现在纽约每天新增数千人,再去追踪是不是太晚了?

社交距离拉不开“停摆令”将整体失效

【海外网3月30日综合报道】早前,香港湾仔区议会拨出124万元(港币,约人民币113.4万)助社区抗疫,区议会主席泛暴派议员杨雪盈则企图绕过程序,未经咨询就派发资讯错误的防疫包给市民,多名建制派议员去信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反映问题,指出该事件再次凸显泛暴派滥权,利用公权力满足其政治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