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
来源:探访意大利克雷莫纳医院重症监护室发稿时间:2020-04-06 18:33:32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当地时间4月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全国讲话,宣布鉴于新冠肺炎疫情,他决定将在全国实行带薪非工作日的期限延长到4月30日。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近乎惨烈的方式证明,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唯有团结合作,才能共克时艰。但在西方舆论中,总有人喜欢把疫情政治化,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和污名化,把中国当成“替罪羊”,向中国“甩锅”。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3月25日,普京在发表全国讲话时曾宣布,3月28日至4月5日为带薪“非工作周”,但期间全国生活必需品商店、药店、银行、交通和各级权力机关不会停止工作。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特朗普称,在受疟疾影响的国家,人们服用羟氯喹,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并不多。特朗普表示,如果需要,他自己也会服用羟氯喹。

特朗普表示,如果印度按照美国的要求出口大量羟氯喹,他将不胜感激,但他没有提及美国公司从印度订购的羟氯喹数量。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据《印度时报》4月5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已经请求印度总理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一批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印度在上月禁止了这种药物的出口。

上周六,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如果成功,这将是天赐的礼物。